美国大片

2020年8月12日 0 Comments

美国大片腊月初三,晴朗了几日的天空忽而下起了鹅毛大雪。

今天是翠云弟弟的童生席面,乔薇早早地便起床给自己和孩子们准备了。

乔薇是理科生,历史学得不算精细,但恰巧对童生试了解一点,童生试是明清两代取得生员即秀才资格的考试,多在二月举行。

先是县试,由知县主持,分别考八股文、试贴诗、经论、律赋、策论等。

之后是四月的府试,由知府或直隶州知州、直隶厅同知主持,县试已录取的士子得以参加。

通过县试与府试的,便是童生。

童生若再通过最后一轮的院试,才是秀才。

古代的秀才是可免除赋税的,见了县太爷也不必下跪,是相当长脸的身份。

翠云弟弟才十岁,便已获得了童生的资格,可喜可贺。

只是,翠云弟弟的童生试竟然不是春季,而是冬季开始的,由此乔薇推断,自己很有可能穿越到了一个历史上没有的朝代。

乔薇把前几天买的新棉袄拿出来,分别给孩子们换上,哥哥的是宝蓝色,妹妹的是嫩粉色,再梳上漂漂亮亮的头发,整一对金童玉女。

乔薇用剩下的面料给小雪貂也缝了件粉棉袄,小雪貂其实并不畏寒,不过女儿爱打扮它,乔薇就时不时做件袄子,时不时编根绳子了。

超高清唯美仙美女图片

给小雪貂换上粉嫩的亲子装后,乔望舒很开心。

小雪貂翻了个大白眼,爷是公的!

一家三口打着伞下山了。

这是乔薇第一次带孩子们走亲戚,孩子们很是兴奋,从前总听村里的孩子们说谁家的席面好吃、谁家的席面热闹,他们就特别羡慕。

但娘亲不爱与人来往,他们住在山上,像个客人。

现在好了,他们也能跟大家一起吃席了。

“二狗哥会去吗?”乔景云问,二狗子是他唯一的朋友。

“应该会吧?”乔薇温柔地摸了摸儿子脑袋。

“铁牛会去吗?”乔景云又问,铁牛是他唯一的对手。

乔薇想了想:“会。”

刘婶子最爱凑热闹,村里甭管谁家做席,都缺不了她这份儿。

乔景云听说能见到二狗子,高兴了一把,一听说要见铁牛,又沉下脸来。最后在心里衡量了一番后,觉得为了见二狗子,可以容忍见到铁牛。

三人先去与罗大娘会合,罗大娘看到孩子身上的新衣裳,眼睛就是一亮:“真好看呐!”

被夸了,二人的小尾巴都翘得高高的。

罗大娘又看向了乔望舒怀里的雪貂,穿了衣裳险些没认出来,太、太可爱了。

四人一兽去了翠云娘家。

翠云娘已经在门口等着了,是中午的席面,这会子大清早的,到的都是帮忙的人。

翠云娘一把握住了罗大娘的手,喜不自胜道:“亲家来啦,快进屋坐!”又看向小乔,喜色一笑,“小乔啊,稀客,稀客!”

“赵大娘。”乔薇客气地打了招呼。

翠云娘亲热地拉过她的手,问了她生意如何,又摸摸两个孩子的脑袋:“哎哟,穿这么漂亮呢!咋还给狗也穿上了?”

貂宝:“!”

孩子们甜甜地唤了声赵奶奶,翠云娘高兴地应下,领着他们去了后院,那儿已经有不少孩子在玩耍了,景云与妹妹很快带着小雪貂加入了他们。

大人们开始忙正事了。

翠云娘家在村子里人缘极好,家家户户都请到了,另外还有一些隔壁村的、镇上的,加起来有数百人。打算每一席开八桌,每桌八人,就摆在外头的空地上。

只是夜半突然下起了大雪,不能露天安置了,这会儿正在加紧搭建棚子。

罗永志也在搭棚子的行列,远远地朝乔薇挥了挥手:“妹妹!”

乔薇微微一笑:“大哥。”

旁边几个哥们儿起哄,罗永志得意道:“我妹子漂亮吧?羡慕死你们!”

一群人哈哈哈哈地笑了。

翠云娘把乔薇与亲家领到后院儿,那里有不少人在准备席面上用的东西,吃的、喝的、记人情的……记人情的先生是村里一位老秀才。

据说老秀才年轻时曾在京城的大户人家做过事,后不知什么缘故,被人辞退了。这些年他过得穷困潦倒,十分消沉,但因是村子里唯一的秀才,偶尔替人写写东西、记记账,也不至于饿死。

罗大娘怕乔薇累到,给乔薇安排了个轻松的差事:给老秀才打下手。

也就是收收钱,磨磨墨,递递纸……其实是布,纸太贵了,贫农用不起。

“先生脾气不好,你做事机灵点儿,他问你就答,不问你别多话。”罗大娘好心地提醒。

乔薇点点头:“知道了,干娘。”

她没继承原主的记忆,正巧借此机会把村子里的人全都认识一遍。

老秀才闷头做事,根本没拿正眼看乔薇。

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,古代的秀才,再潦倒也是有资格清高的。

乔薇安安静静地做着自己的事,努力收钱、点钱、认字。

一上午下来,竟然收获不小,不仅把人认全了,数字也全都会写了,名字也记得差不多,就是……还不会写自己的。

乔薇想了想,从钱袋里掏出一百文钱:“先生,我也随个份子钱。”

老秀才点点头,示意她把钱放到篮子里:“名字?”

村里人都知她姓乔,却不知她名什么,平日里都小乔小乔的叫。

反正大家不知道原主的名字,她就报自己的好了:“乔薇。”

原主姓乔,她也姓乔,不管原主叫什么,从今往后,她都是她自己,行不改名坐不改姓,乔薇。

老秀才突然顿住了笔,古怪地皱起眉头:“你说你叫什么?”

乔薇以为他没听清,又清晰地报了一遍:“乔、薇。”

老秀才抬起头来,认真地看向了乔薇,不看不要紧,这一看,却是让他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像的人?和夫人长得一模一样,还叫乔薇……

他记得大小姐的名字,就是乔薇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貂宝:宝宝的内心是崩溃的!宝宝不是狗!不是狗!不是狗啊!